信息公开 依申请公开
机构概况 法规公文
计划规划 年度总结
统计信息 财政信息
行政权力 人事信息
应急管理 工作动态
行政通知 信息公开制度
信息公开年报 信息公开指南
信息公开意见箱 建议提案公开
信息公开监督投诉 工作部署
在线办事
表格下载
状态查询
业务系统
当前位置:首页>>他山之石
他山之石
梨树蜜蜂授粉的山西故事
贵阳市农业委员会 http://nync.guiyang.gov.cn  | 更新时间:2019-04-17 09:49 | 来源:农民日报
字号:【大】【中】【小】复制本页地址】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本报记者吴晋斌
  晋南是山西最大的水果园,也是全国水果的特色优势区。在晋南果园里,第二大水果就是酥梨。仅运城市酥梨、红香酥梨等品种加起来就有33.8万亩的种植面积,全省则有100多万亩的种植面积。
  山西省以临汾市、运城市为主体,以省级战略在晋南打造建设了水果出口全国平台。按说,这有产地优势、有流通渠道,晋南麦作区的农民本就勤快,日子应该是过得很惬意,但不干啥不知道啥难,广大梨农一直有块心病。
  难念的人工授粉经——
  工具从橡皮擦到鸡毛掸子,成本从500元涨到了1000元
  运城市盐湖区龙居镇王南村的种植大户许石勇,自从2006年种了100亩梨树之后,就为人工授粉的事所困扰。
  许石勇说,仅采花制粉这一块,每年花开之前一个月,就要跑遍全国各地,到处买花制粉,一亩地至少需要500元。
  为什么会大量用粉呢?花开得很好,一亩地投资3000多元,到最后因为粉没授好,坐果率低,产值就低,梨农损失大,所以梨农用粉量就不断增加。
  即使这样,梨农心里也不踏实,因为不知道当年花粉保管的温度、湿度合适不合适,坐果的效果会如何。
  从授粉人工投入来说,每年一亩地平均要用3个人工,一个人工现在一天100元。像许石勇这100亩地的园子,最多时有80个人在忙。除人工费外,还有管吃、管住、管接、管送等其它开销。
  钱还是其次,关键是根本雇不到人。许石勇说,每年都要提前一两个月到外地联系人,人工的支出一年高过一年。
  一开始授粉的时候,梨农用铅笔头上带一点橡皮,用青霉素的小瓶装一点粉。为了减少人工使用,梨农动了很多脑筋。改用毛线系成疙瘩授粉,用了几年,人工费用还是太大,他们就开始用两尺长的鸡毛掸子粘粉,授粉速度是快了,人工费也相对减少了一大部分。但是梨农授粉工具变大,也相应地增加了花粉的使用量。
  “这样,一亩地梨树人工授粉的成本至少都在1000多元,总而言之,费用太大受不了。”许石勇说。   
  两代专家九年接力蜜蜂梨树授粉——
  梨农是最大的受益者,授粉成本从500元降到了100元,畸形果少了,果型正了,糖度高了
  离许石勇家不远的东辛庄村是种植梨树的专业村。从2000年开始,全村就大面积种植红香酥梨树。
  东辛庄村副村长解云说,那些年,村民也饱尝了人工授粉的困扰。2010年,村民在梨树人工授粉上的投入达到每亩500元-800元。2011年,一群人的到来,改变了村民的命运。
  那年,山西省农科院园艺所的邵有全老师带领团队来村里搞蜜蜂授粉试验,2011年以堆放为主,每一堆是50箱-100箱,2012年、2014年减少堆放数量,2013年、2014年以散放为主,两到五箱在地里散放。九个年头里,邵有全退休了,换成了郭媛老师,两代人接力让东辛庄梨农尝到了蜜蜂授粉的好处——
  “以前每亩地的授粉投入500元-800元,现在一亩地的投入只有100元。以前,人工授粉不均匀,导致裂果、畸形果多,蜜蜂授粉后,畸形果少了,果型正了,梨的糖度也大幅度提高了。”
  东辛庄的试验点源于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的一个批示。批示指出:“蜜蜂授粉的‘月下老人’作用,对农业的生态、增产效果似应刮目相看。”
  “发展成为示范点,开始是一个合作社理事长的配合支持,后来得到村委会主任的支持,才实现了蜜蜂授粉的全村覆盖。”已经退休的邵有全说。
  东辛庄人对蜜蜂授粉的认可,有50年养蜂阅历的蜂农张龙感触最深。
  “3月27日晚上我如约到东辛庄。”张龙说,“当我刚说讲解一下摆放要领和注意事项,村民们就说,张师傅你放心,蜂箱要轻装轻放,半个小时蜜蜂稳定以后再开巢门。明天我们会把每一组蜂箱的附近放一个水盆,里边放上树枝、杂草,免得蜜蜂采水淹死。你就说你们在衣食住行上有什么困难吧,我们来解决。”张龙感觉自己的身价越来越高。他认为,是科学技术在这里转化成生产力,转化为农民真金白银的收入,才让他有了前所未有的职业尊严。
  授粉产业既是生态工程,又是农业生产的新业态——
  集成技术授粉,千家万户都需要,一家一户做不到,专业化服务很重要
  去年,许石勇去盐湖区泓芝驿镇示范点了解蜜蜂授粉效果,还就蜜蜂授粉和当地梨农认真交流。当地老乡告诉他,完全不需要再用人工了,许石勇就动了心思。
  “到现在还是半信半疑,也愿意去尝试。”许石勇说,“我专门留了15亩,一点人工授粉的手段都没有用。如果今年这15亩试验成功,明年就多叫一些蜂农过来。一个授粉工人也不用了,一两粉也不买了。这样我一年至少减少7万元投资。”
  其实,不仅是梨树,许多需要传粉的农作物如苹果树、西葫芦、西瓜等也出现授粉严重不足、坐果率极低、总产量下降的问题,人们不得不采用大田人工授粉、设施农作物涂抹生长激素等新技术。
  新技术提高产量的同时,负面作用也日益凸显,一是导致生产成本大幅度提高,二是严重影响了农作物的品质,三是间接影响到食品安全,消费者不放心。长此以往,果蔬业发展会出大问题。
  所以,蜜蜂授粉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而且是一个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问题。
  而且梨花没有蜜,只有粉,花期还短,蜜蜂授粉必须有配套的授粉收入来激励蜂农参与。
  据邵有全和梨树产业体系专家估算,现在全国梨树的百分之四五十需要人工授粉,按邵有全550元-750元一亩地的入户调查数据测算,人工授粉成本一项,全国梨农需要投入20多亿元至30亿元。而使用蜜蜂一亩地仅50元不到,邵有全和郭媛在晋中的试验数据更经济,一亩地仅需20元。采取保护和引入昆虫解决传粉问题,成为低成本发展现代优质果蔬业的捷径。
  “仅从技术角度来看,蜜蜂授粉技术已经日臻成熟。目前,有两个非技术环节难题需要解决,一个是授粉树的缺失,需要给梨园嫁接授粉枝,这个环节完成需要3年,农民会在短期收益和长期收益之间纠结;另一个难题是蜜蜂授粉与政府支持的问题,现在大多数梨农的种植模式是一家一户种植模式,农民不配合会出现东家放蜂西家受益的矛盾,必须有一个机构、一级组织介入,才能实现局部区域的全覆盖,进而达到预期效果。”郭媛说。
  “邵老师告诉我,要转变为取蜜而养蜂的观念,现在国外的养蜂人,收入一多半都是授粉收入,蜂产品收入反而是次要的。中国南北气候差距大,一年可以有多次授粉收入,是我们养蜂人广阔的市场空间。”张龙说。
  “也正是基于此,我们农科院园艺所正在借助山西省开展的改革创新、奋发有为大讨论,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从打造‘两山’理论新业态的高度和拓展农业服务业的角度做一个蜜蜂产业振兴规划,作为讨论成果供政府决策参考。”山西省农科院园艺所所长李捷说。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联系我们 | 内容纠错
Copyright 1999-2010 http://nync.guiy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9001103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1502000878号  网站标识码:5201000020
贵阳市农业农村局 主办
中国贵阳
开发单位:贵阳市信息中心